上海坤和助孕网
当前位置:上海坤和助孕网 > 上海助孕价格表 >

山东21岁男子下肢被烧伤,为活命医生放10万蛆虫啃咬,最终结局如何

作者:admin 日期:2024-05-09

文字/喵喵

编辑/喵喵

2011年,山东省立医院接收了一个极为特殊的病人。

这样的病例不仅在山东少见,放眼全国都是极为罕至。

这位病人在睡觉时除了右手大面积烧伤,双脚几乎都被火烧干、烧焦。

更神奇的是如此严重的伤势下,还有着强烈的生命体征。

正当家人都要为这个年仅21岁的小伙子,截掉双腿而感到惋惜时。

医生却说,有一个办法可以救:用蛆!十万只!

本该在腐败变质环境下生存的蛆,放进伤势严重的身体里真的不会加重病情吗?

万一沿着身体进入到了病人的血管、肺部、脑部,岂不是更加危险?

美好前途毁一旦

这位年仅21岁小伙子叫张月,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纪却遇到了如此不幸的事情,尽管父母极力的控制情绪,但身体仍止不住的抽搐。

起火的房间一共有三个人,除了自己的儿子,其他俩人只是一氧化碳中毒昏迷。

看着自己儿子烧得干巴的双腿,张月的父母认为这其中肯定有阴谋!

见过大场面的医生看到张月时都感到震惊,正常的肌肉一碰都会有收缩的反应,而张月连深层的肌肉都已经不会收缩了,也就意味着和我们平常吃的熟肉没区别。

看着儿子现在焦黑腐烂的双腿,不禁想起出事前的儿子是多么得令人骄傲!

受伤前的张月是个积极阳光的小伙子,幼年时热爱武术,哀求父母送他去少林寺习武。

本以为张月吃苦两天就会回来,却没想到还成为了少林寺的俗家弟子。

父母见儿子有此天赋,既然孩子愿意,做父母的再担心也选择了支持。

渐渐的,张月在同期的师兄弟中脱颖而出,还经常跟随师傅出国表演,发扬中国武术。

后来还被剧组发掘,一有武打戏或者需要替身时都会邀请张月。

长期在外拼搏的张月难得回家一趟,看望父母后又去一位好友的家里,看望好友生病的父亲。

朋友间久久未聚,凑在一起聊聊天,晚上还喝了几杯。

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怎么会酿成这场悲剧呢?

当晚,朋友妈妈发现孩子屋里的灯好像迟迟未关,以为三人喝多了忘记关灯,于是打算将灯关上,让孩子们睡个好觉。

一开门的场景让朋友妈妈吓慌了神,仅仅在门口都能感到得到热浪,屋内的大火熊熊燃起,于是连忙叫人救命。

好在发现及时,众人合伙将一氧化碳中毒昏迷的三人抬了出来,急忙送去就医。

其中两名朋友住院休息了几天就恢复完全了,而张月就没这么幸运了,腿都已经烧得发烫,皮开肉绽触目惊心。

张月的妈妈怀疑道:

明明挨着睡的三人都昏迷了,怎么他俩什么事没有,我儿子烧得这么严重?

而张月的父亲则信誓旦旦的认为,绝对是有人嫉妒自己的孩子年少有为,故意纵火,想要毁掉孩子的前途。

不然怎么可能烧得这么奇怪,只有双腿和右手受伤,上半身完好无损。

但这也只是做父母的猜测,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表明。

险象重生

而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张月百感交集,想当初自己在舞台上是多么的光彩耀人,甚至结束后还会有外国友人上前合照留影、签名纪念。

可如今自己这双腿恐怕是保不住了,别说练武了,日后行走都是困难,一想到这张月止不住的落泪,他才21岁,往后的人生路还长着。

但张月在伤势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能活着,也算得上是极为少见的,而这也和张月常年习武脱不了关系。

换做正常人的身体,产生的白细胞一般只能达到8000左右,而张月却能达到惊人的40000。

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看张月的腿是否还有挽救的机会,哪怕一丝希望也不会放弃。

毕竟烧焦的双腿已经重度感染了,要是再晚点,恐怕就危及生命了。

可尽管张月身体产生的白细胞再多,仍然是高烧不退,针水药剂都于事无补,看着日渐腐烂的皮肤组织,可想而知每秒滋生多少细菌。

但采取怎样的手术方式是现在专家们最头疼的,因为坏死的组织和尚好的组织有可能是在同一块肌肉上,用传统方式清创的话容易伤及尚好的组织,总的来说不够稳妥。

再加上要是使用传统方式时,稍微错过了那么一小块坏死的组织,包扎后坏死的组织会导致周围的组织也坏死,又需要再次打开伤口清创,稍有不慎就是一个死循环。

传统的清创手术行不通,只好采取截肢,但截肢需要将张月的两条大腿完全切除,对于习武十年的张月来说,这辈子都感受不到站立的滋味了。

不出所料,张月反对的态度很强烈,宁愿死得全尸,也不要只有半截身子残喘一生。

整个专家组苦思冥想后,发现了一种方法或许有用,但医学上使用的案例极少。

就是用苍蝇的幼虫,也就是蛆,放到伤口上,任由蛆食用自己的肉。

但这个方法遭到了张月亲戚一致的反对,在农村里,蛆都是在肮脏杂乱的情况下生存的,且不说苍蝇身上自带着多少细菌,蛆都是以吃腐烂变质的食物长大的。

况且他们认为,蛆要是也是吃已经逝世的人的肉,自己的儿子好好的,蛆怎么会吃呢?

换句话说,要是蛆真的吃了张月的肉,那不就证明张月已经逝世了吗?

一想到这张月的父母第一个不同意。

而这种治疗方法,甚至要追溯到拿破仑时期以及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。

当时的医疗物资不发达情有可原,现在日新月异的科技,居然还要靠肮脏无比的蛆虫吗?

小蛆虫大讲究

原来,专家们说的蛆并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可见的蛆,而是专门在无菌室的苍蝇产下的蛆,极其卫生。

再加上这种蛆会分解一种酶,只对坏死的组织起作用,丝毫不影响完好的组织,而且蛆没有牙齿,不是靠啃噬吃掉腐肉。

尽管张月的父母放心多了,但这种听都没听过的方法让俩人心里直打鼓。

得知情况后的张月决定,就用这个方法,要是这么做都还不能保住腿的话,那就是天意。

眼看儿子已经做好了决定,张月的父母也不打算阻止,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:

保住孩子的性命!

可真当手术开始后,才发现这个蝇蛆治疗根本没有这么简单。

蚀骨之痛

医生为此特意找来了2万只蛆虫,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后达到十万只才够治疗张月的数量。

当一切准备就绪,医生将十万只蛆全放在张月腐烂的双腿上,那种感觉不好形容,下肢体的肌肉在蛆的作用下,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肌肉在蠕动。

而且随着蝇蛆分泌的酶对坏死的肌肉产生作用,疼痛也越来越明显,甚至连练武十年的张月都会忍不住的哀嚎几声。

这种治疗的疼痛是无法用任何的止痛药缓解的,只能依靠张月的意志,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挑战。

蝇蛆治疗并不是一次就能成功,需要将蝇蛆放置在张月的腿上,和张月一起生活,也就是说,无论吃饭睡觉都在遭受蝇蛆的折磨。

据张月称,甚至安静的时候,都能听见蛆虫啃噬的声音“呲呲”的,简直是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。

而随着治疗的进展,张月的腿上已经“住”满了整整十万只蛆虫,重达五斤多。

刚将十万蛆虫放上的第一天,张月的烧就退了。

但蛆虫却已经变成了蛹,在张月的腿上美美的“饱餐”了一顿。

蛹在伤口上蛄蛹的感觉更为明显,就连旁人都看不下去的那种。

据医生称,蝇蛆在张月腿上吃下的至少有五斤,这个数目简直难以想象。

但不幸的是,张月坏死的肌肉太多,尽管已经由蝇蛆将坏死的肌肉清除掉了,可肌肉缺失导致张月难以站立,仍是需要截肢。

事到如今,对张月父母来说,儿子能活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况且在蝇蛆治疗下,需要截肢的地方大大减少的,原本双腿都需要完全截肢的,现在只需要解去左腿的三分之一和右腿的三分之二,是可以用过安假肢,重新站在地上的。

面对这个结果,张月也表示能接受,好歹自己不是只剩下半截,如今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而据事后调查得知,张月这起案件根本没有立案,因为警察勘测发现,是由烟头掉落在床单上引起的大火,而烟头掉落的位置正好离张月的位置最近。

三人酒后睡得沉,再加上一氧化碳导致昏迷,才导致张月的伤势如此惨重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要尽量避免一切可能引起火灾的苗头,比如出门检查电源,定期维修路线等。

烟头莫小看,随意丢,大隐患。


参考资料

上一篇:重构认知-知乎推荐及豆瓣高评分哲学书目(十一)

下一篇:上海正规供卵医院,2023年上海市三代供卵试管生男女机构哪家好